都市工業重塑成都中心城區產業競爭新優勢

成都商報 2021-01-12 07:20

成都都市工業示範點位機器人研製中心入駐企業卡諾普應用場景展示

若探究紐約科創產業的發展,首先要觀察其區位分工——這裏的科創企業大多在中心城區聚集,以中城南區的熨斗區、切爾西地區、SOHO區和聯合廣場為起點,逐漸向曼哈頓下城和布魯克林蔓延——這個無邊界的科技產業聚集區被稱為“硅巷”。

成都,也在打造“硅巷”。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近日從成都市經信局獲悉,成都公佈了“5+1”區都市工業示範點位,共計20個。金牛區、青羊區、武侯區、成華區、錦江區和成都高新區均屬成都中心城區,而此次公佈的都市工業示範載體,可分為產業社區和特色樓宇,且每個載體均有自己不同的產業屬性。

“打造都市工業示範點位,是市委市政府安排部署都市工業發展的示範先行兵,能引領和帶動‘中優’區域產業升級、功能提升、城市更新,從而推進全市都市工業發展,成為城市高質量發展的增長極和動力源。本次遴選確定的20個點位,主要以5G通信、軟件信息、智能製造等優勢產業為示範重點,具有產業聚集度高、產出效益明顯等特點,能起到良好的示範效應。”成都市經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低污染、高產值

助推中心城區有機更新

“雖然説我們是一個工業企業,但主要以研發為主,不像傳統的製造企業需要大規模生產。”成都華日通訊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日通訊”)公共關係部部長陳廷睿表示。

華日通訊是成都一家典型的都市工業企業——研發、設計、製造都在辦公樓宇裏,但核心技術是自主研發,產品研發設計完畢後,產品零部件等元器件主要通過外協廠家進行生產或採購,公司再進行系統集成、組裝、測試等。

這一次,華日通訊所在的華日微波通訊產業樓作為特色樓宇,被列入了成都首批都市工業示範點位。

在武侯區新經濟和科技局工業運行科負責人馮波看來,華日通訊的特徵正反映了都市工業“兩低三高”的特性,“低能耗、低污染,以及高產值、高效益、高附加值,對中心城區來説,不需要很大空間,且產出效益很高,更有利於發揮城區資源優勢”。

陳廷睿也注意到,發展都市工業是順應城市發展的需要,“按照成都產業發展的政策,主城區着力發展總部經濟和都市工業。”

談及武侯區都市工業發展方向,馮波表示,武侯區主導發展高端新材料和城市應急及服務產業,積極培育都市工業新業態,“這裏還擁有豐富的科研資源,比如在新材料方面,有四川大學材料科學轉化基地、松山湖實驗室中試基地等項目。”

因此,一系列都市工業正在武侯區佈局——規劃佈局了高端新材料轉化基地,並依託京東西南總部基地,武侯區還可加快打造西部電商雲谷特色街區;依託雛鷹創智騰飛園、成都燃氣新總部基地等重大項目,打造科創空間生態、配套設施智慧的工業總部企業集聚區,建設都市樓宇工業谷……

馮波表示,以特色樓宇、科創空間、產業社區為載體,武侯區正在加快構建都市工業生態圈。在他看來,都市工業也將進一步盤活低效閒置工業用地、加快集聚產業鏈上下游環節、完善都市工業政策服務體系,推進當地工業的高質量發展。

推進企業“上樓”發展

打造都市型工業新業態

工業機器人是工業發展的關鍵科技,被創新領域譽為“皇冠上的寶石”。為此,國產焊接工業機器人的領頭羊——成都卡諾普自動化控制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卡諾普”)的發展前景被廣泛看好。

但很少有人想到,這家企業恰好在成都三環旁,離市中心僅數公里,仍屬中心城區領域。2019年,公司轉型工業機器人整機研產後,是國內第一家工業機器人市場化首年就突破千台套的企業,實現產值1.2億元。

對此,卡諾普副總經理鄧世海的解釋是,技術含量高的行業往往對人才更加渴求,而如今人才在擇業時,不僅對企業有要求,也對工作、生活的環境,甚至是城市產業發展的程度有所要求。比如,卡諾普目前有近一半的人員從事研發工作,而這些人才則關注便利的生活配套、良好的教育資源,“不得不選擇在都市裏或者周邊進行生產”。

這些需求恰好與成華區的發展目標不謀而合。成華區新經濟和科技局工業運行科科長彭磊表示,一方面,位於中心城區的成華區是符合高端人才對工作、生活品質要求的,另一方面,比起擁有廣袤土地資源的區域,中心城區也更需要卡諾普這樣“能上樓”的企業——

“上樓”是指,企業既有製造環節、同時又沒有較大土地和能源的需求,可以通過專業樓宇,形成集聚效應。去年以來,成華區選擇發展以智能終端為主體的數字通信產業集羣、以機器人為核心的人工智能產業集羣、以雲研發設計雲製造為突破的工業互聯網產業集羣,未來,這三個主導產業的產業鏈核心企業將成為都市工業的招引攻堅對象。

當然,為了吸引更多都市工業企業,下一步成華區還將針對新開工的標準廠房,在設計、配套上,更加深入考慮生產性服務企業的需求,為企業提供更多載體支持。

塑造成都版“硅巷”

構建更為集約的工業發展新體系

去年,成都曾向倫敦、紐約、東京和上海取經,完成了關於國際大都市規劃建設的追蹤研究。紐約大學瓦格納公共政策學院教授郭湛在當時提到,成都可結合城市有機更新,在老城區、舊建築中“見縫插針”,積極植入科創空間,激發老舊社區活力,塑造成都版“硅巷”。

其實,成都的“硅巷”早已佈局——

改革開放以來,成都產業園區從東郊工業區起步,發展到遍佈市域的116個工業園區,再到整合為21個工業集中發展區;從低成本、低門檻、高補貼集聚產業的工業集中區1.0版本,到以優惠政策引導和產業補貼吸引技術密集型企業集聚的高新區2.0版本,再到以提高功能複合率和宜業宜居度為導向的3.0版本—— 產業功能區。

此後,成都提出要創新老城有機更新,以高品質科創空間為載體,在有條件的地區率先探索發展都市工業,吸引更多研發機構、創新企業集聚發展。

去年,成都吹響了發展先進生產性服務業的號角,首次提出要大幅提升先進生產性服務業比重,都市工業也是關鍵一環。

如今,20個都市工業示範點位則是成都在新的一年裏,開啓的新號角——以示範點位為載體,未來,成都將在中心城區大力發展都市工業,在老城區、舊建築中“見縫插針”,錯位發展,因地制宜,尋找和提升工業領域的新動能。

一個更科學、更集約的工業發展新體系拉開帷幕。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鄒悦 實習生 肖皓月

原標題:都市工業重塑成都中心城區產業競爭新優勢

編輯:張爍責任編輯:馬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