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頁 菜鳥集運自提點 視頻 圖片網 更多» 專題 評房網
菜鳥集運自提點  »  新聞資訊  »  正文

成都18歲少女失蹤6天 手機、書包在河邊被找到 失蹤前曾有輕生念頭

2020-11-19 07:46   來源: 紅星新聞   編輯: 楊燕棋   責任編輯: 馬蘭

11月13日,成都一名18歲的女孩胡秋月從學校返回家的途中失聯,至今沒有任何消息,警察調取監控視頻發現,其最後出現的畫面在蘇坡立交橋附近。

第二日凌晨,家屬在蘇坡立交橋下的清水河畔,將女該的揹包、手機等物品找到。

紅星新聞記者瞭解到,女孩失蹤曾向好友表示“我每次受到委屈都是笑臉,我真的好累好累啊、我寧願是孤兒也不要她們、我現在快要崩潰了,我都不敢回家了、感覺活着好痛苦……”在此前聊天中,胡秋月還曾表現出輕生的念頭,“我週末的時候我都想跳河自殺了。”據其好友介紹,胡秋月不僅一次有崩潰的表現,而原因則來源於家庭。

尋人啓事

【菜鳥集運自提點】

出現在蘇坡立交附近後便沒了蹤影

“蘇坡立交附近並不是回家的路,與回家的方向相反”

胡秋月今年18歲,來自四川遂寧,3年前進入四川核工業技師學院學前教育專業學習,家中有3姐妹,她排行老二,父母在成都打工,租住在青羊區培風小區。

據其父親胡兵介紹,女兒是在11月13日下午失蹤的,由於到了回家時間仍不見其歸家,電話、微信也聯繫不上,家人遂報了警。在蘇坡派出所民警的幫助下,他們調取了周邊的監控視頻發現,女兒當天17時左右,曾出現在蘇坡立交附近後,便沒了蹤影。

微信圖片_20201118221003.jpg

找到女孩手機、書包的地方

據胡兵介紹,蘇坡立交附近並不是回家的路,“與回家的方向相反。”但為何女兒會出現在此處,胡兵表示不清楚。當晚家人四處尋找,在胡秋月母親工作的西單商場附近(蘇坡立交橋下)的清水河岸邊,找到了女兒的手機以及書包。

胡秋月的書包

【菜鳥集運自提點】

聊天記錄顯示其想自殺

“秋月並不是突然這樣的,已在我面前崩潰過很多次”

事發後,胡秋月的手機被警方拿走調查。後來胡兵去到秋月所在的學校,想要尋找女兒失蹤的原因,從班主任老師發來的秋月與同學的聊天記錄中記者看到,失蹤當天17時06分,秋月曾向同學小楠(化名)表示,“我好累啊,不敢回家。”當小楠問及為何不回家時?秋月表示“我好害怕她們,我已經經不起她們那種語言了……我每次受到委屈都是笑臉,誰又知道,每次家裏一桌子人吃飯,我感覺我就像是個多餘的、我已經沒有未來了。”並在言語中表示“承受不住,快要崩潰了。”最後,17時40分,秋月表示“我想一個人冷靜冷靜”後,便沒了消息。

微信圖片_20201118220414_副本.png

秋月和小楠的聊天記錄

此外,記者看到,在此前的11月8日,秋月與小楠的對話中,胡秋月還曾表現出輕生的念頭“我週末的時候我都想跳河自殺了、想跟世界告別了、你看直接跳河多安逸,我太難受了,絕望了,我就去跳河,我都已經選好了跳哪裏的河了。”

紅星新聞記者隨後聯繫上秋月同學小楠,小楠表示,由於秋月小學、初中都在換學校,沒什麼朋友,她是秋月在這個學校裏最好的朋友,有什麼事也願意跟她説。小楠説,“秋月並不是突然這樣的,已經在我面前崩潰過很多次。”當晚,當小楠得知秋月把書包、手機放在河邊時,她整個身體都在發麻,發冷,“心裏很難受。”

小楠説,秋月曾告訴她,因為家庭原因,她從小在奶奶身邊長大,缺少父母關愛,“她原以為去爸爸媽媽身邊讀書會得到關心。”但因為父母工作的原因,這份關愛也始終沒有到來,3年前隨父母到成都讀書,她依舊覺得父母不關心她,對她很無所謂,“每次一起吃飯都插不上話,覺得自己在家裏很孤獨。”

胡秋月

各方説法>>>

父親:

女兒比較聽話,我們也並沒打罵她 

據小楠瞭解,秋月父母的家庭負擔也很重,姐姐在廣元讀大學,每年學費需要一萬多元,妹妹也在老家讀小學,“所以她也不會亂問家裏人要錢。”

失蹤前,秋月的房間就在父母租住的一套一房子的客廳裏,秋月父親胡兵告訴記者,由於他們夫妻二人要外出去廣東打工,秋月從小是和在老家的奶奶一起長大的,在秋月七八歲時,才跟着父母去廣東讀了兩年書,後來又被送回老家。近幾年,女兒在成都上學,他們也回四川打工,但夫妻二人每個月工資僅有6000多,撐起一個家也略顯艱難。

胡兵説,女兒在失蹤前也沒有任何異常,她平時比較聽話,“大家看到都是歡歡喜喜的。”女兒每週回家,家裏都會給她弄點好吃的改善伙食。平時在學校,也會打電話關心。她失蹤那天晚上,父親就在家中做好飯等她,可一直沒等到。

胡兵説,他們也並沒有打罵她,“小孩子難免犯錯,我們就輕言細語地説她兩句,她就認為我們説了她。”他舉例:比如,讓她在學校裏好好讀書,“我們家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家裏三姊妹,不要在學校裏去跟別個攀比,各方面要節約一些。”但胡兵説,秋月用錢確實很節約,也不會亂花錢。

老師:

她學業完成較好,一週200元生活費不算拮据

在好友小楠眼中,秋月是一個懦弱、自卑的女孩。因為家庭情況不好,讀書三年,秋月每週的生活費僅有150元,從今年開始搬了校區,包括車費30-40元,生活費才漲至200元。

小楠説,她一個月生活費1300元都不夠,而秋月的生活費就“很緊張很緊張”。在學校,秋月經常吃泡麪,“喊她去吃飯也不吃。”小楠也沒見她買過新衣服,“有一次買,都是從生活費裏摳出來的。”

小楠説,暑假裏秋月父母還主動讓她去打暑假工,掙來的錢都會交給父母。有時在學校裏完成學業都已經很累了,但每週末回到家,秋月的媽媽還是會讓秋月按時去打卡,她有時拒絕,“她媽媽則會説,我天天上班,你有我累嗎?”而她的父母也經常吵架,“一吵架也會向胡秋月發脾氣。”

紅星新聞記者也從胡秋月班主任高老師處瞭解到,學業中,胡秋月完成得比較好,“活動挺多的,表演節目也會積極參與。”雖然性格上不是太外向,但整體來説也不是一個內心特別抑鬱的人,也沒有和老師、同學發生不好情況。至於與家人的矛盾,秋月未曾向她提起過。據高老師瞭解,胡秋月一週200元的生活費不算拮据,“不是要吃饅頭的那種。”

胡秋月

好友:

父母從沒鼓勵過她,她不願和父母交流

好友小楠説,在家裏,父母從來沒有鼓勵過她,秋月曾對小楠説,她在家裏做飯,父母都會嫌棄她做得不好,“説一些不好聽的話。”經常被爸媽這樣迴應後,秋月開始不願和家人交流,“她覺得説不説都是這樣。”

11月12日晚,秋月不想回家,但母親沒有同意。第二天快到家時,秋月就告訴小楠,她不敢進屋,“怕媽媽又説那些話。”小楠説,秋月老是説她感覺母親在她耳邊“一直説一直説”,“我都感覺她出現幻覺了。”

小楠説,秋月的夢想是長大後給奶奶買一棟房子,當秋月崩潰時,小楠曾向她提起,鼓勵她,“但她説等不到了。”小楠覺得胡秋月太傻了,“她都説了不在乎爸爸媽媽了,為什麼還要在乎?我讓她再堅持一會兒,馬上就要長大了,就可以去外面生活了……她太傻了。”

現在,在看了女兒和朋友的聊天記錄後,父親胡兵也開始慢慢認為,女兒有可能真的想不開跳河了,“但這都五六天了,還一點消息都沒有。”他們也問了河道管理處,但依舊沒有進展。

他説,如果女兒還在世,他希望秋月能看在爺爺奶奶如此疼愛她的份上,早一點回來,他同時也想説,“媽媽爸爸都對不起她。”紅星新聞記者也從蘇坡派出所民警處瞭解到,他們正在積極尋找,暫沒有任何線索。

好友小楠不想去想最壞的結果,她希望有一天秋月能在哪個地方出現。

昨晚,她做夢夢見了秋月,夢中,小楠問秋月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她説她想遠離我們。”

紅星新聞記者 章玲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標題:成都18歲少女失蹤6天 手機、書包在河邊被找到 失蹤前曾有輕生念頭

網友跟帖僅表達其個人看法,並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佈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週 本月
關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