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頁 菜鳥集運自提點 視頻 圖片網 更多» 專題 評房網
菜鳥集運自提點  »  本網最新  »  正文

至親眼中的周錢:曾揹着家人到成都考警察 工作一直很拼

2020-11-18 18:24   來源: 成都全搜索新聞網   編輯: 譚希   責任編輯: 馬蘭

成都全搜索新聞網(記者 但唐文)11月18日報道 2020年11月13日,成都市温江公安分局禁毒大隊民警周錢因公犧牲。周錢的生命就此定格在了35歲。時至今日,親朋好友們仍不願相信這是真的。孩子在等着爸爸一起過生日,妻子等着丈夫一起度假旅遊,老父親則等着兒子給自己過60大壽。

今日上午,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向周錢的妻子和父親移交周錢的遺物時,老父親在周錢辦公室抱着頭嚎啕大哭,妻子也抱着周錢遺物泣不成聲。

IMG_20201118_125523

出門前妻子抱了抱他,叫他晚上早點回來

2012年,周錢放棄高薪工作,毅然從江蘇來到成都,成為了一名人民警察。在刑偵戰線上一干就是8年,2020年他調入了禁毒大隊。11月13日,是他在緝毒路上的第52天。這一天,他主動請戰參與抓捕,卻未能平安歸來。

“他因為要參加入警培訓,所以比我早來成都。”至今,周錢的妻子黃雲還清晰記得當初來到成都時的情形。那是2012年7月的一天,當時已經懷孕的黃雲從江蘇坐着火車來到了成都。一出站,周錢便非常興奮地抱住了黃雲説:“孩子媽媽,我們要在成都開始我們的新生活了!”今日,再次想起在成都火車北站的情形,黃雲已經泣不成聲。

來到成都後,周錢工作非常認真,也非常拼。也正是他的這股拼勁,讓他獲得了諸多榮譽。從警以來,周錢先後參與偵辦各類案件600餘起,榮立個人三等功2次,嘉獎5次,2015年至2017年連續三年被評為成都市優秀公務員,2017年、2019年被評為温江區優秀共產黨員。這些榮譽的證書、勳章、獎盃等在他的辦公桌上堆了厚厚一疊。

IMG_20201118_174549

“來到成都後,我知道他很開心,他覺得成都非常好,包容,同事、領導對他都很照顧。所以工作的時候他都很拼。”對於周錢的拼勁,妻子黃雲也提醒過他注意安全。但是每當那個時候,周錢便會對她説:“我已經得到了這麼多照顧,再不好好努力的話,我會覺得很愧疚。”

正是由於工作繁忙,8年來,周錢和妻子黃雲以及兒子,一家三口只有過一次出門度假旅遊的機會。“也就那麼唯一的一次度假,他也中途提前離開,去了隔壁城市拿一份材料。最後還是我帶着孩子回家。”對於丈夫周錢的繁忙,黃雲沒有半點責備的意思。每次當週錢出門執行任務,黃雲都會再三叮囑他小心,“你小心點,結束了給我打電話。”

11月13日,那天是周錢兒子的生日,頭天晚上,夫妻倆在家給孩子準備禮物。黃雲説:“以後孩子每年過生日,我們都給他寫一張卡吧,寫上爸爸媽媽想對他説的話。”對於妻子的提議,周錢覺得非常好,便説“好的!”。於是黃雲便把生日禮物包好,同時在卡片上寫好了祝福語。“我寫好後便叫他寫,當時他説太累了,早上起來再寫。”第二天周錢一大早起來,給兒子做了碗長壽麪,由於趕着上班,卡片的事便忘了。

出門前,黃雲上前抱了抱周錢,叫他晚上早點回來,帶兒子去吃喜歡的烤肉。周錢回了聲好,便出了家門。

而這一出,周錢再也沒能回來。

爸爸什麼時候回家,是周錢的兒子最關切的問題之一。“每次如果爸爸晚上不在家,他都會問爸爸今天晚上要加班嗎?”如今,距離周錢犧牲已有五天,孩子也一直追問爸爸什麼時候回家。每當這時,黃雲都忍不住傷心。“我知道孩子心裏明白爸爸再也回不來了,但當他每次問我的時候,其實我真的沒有辦法去回答他。”

如今,在周錢的汽車裏,一本《伊索寓言》還靜靜躺在後排座位上。那是13日周錢出勤之前,妻子黃雲特意叮囑他交給兒子的作業,“現在正是擴大兒子語言閲讀的時候,於是就給他買了這本書,平時都是要打卡閲讀。那天給周錢説如果下午接到兒子就讓他把作業做了。”現在,周錢再也沒法親自把書交到兒子手上。

“他在我臉上親了一口:爸爸,我愛你!”

今日上午,在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周錢的辦公室,面對着兒子的遺物,周錢父親抱着頭嚎嚎大哭了一場。他至今不願相信兒子的離去。他最後一次見着周錢,還是在今年的1月23日,那時周錢過春節回江蘇老家,但在家呆了不到兩天,周錢又趕緊返回成都參與疫情防控工作,沒想到這一別就是永遠。

“他喜歡看警匪片,可能是潛移默化便想當警察吧。”周錢當初大學學的是計算機專業,畢業後曾經在南京某通訊公司工作。2011年,周錢揹着家裏人偷偷到成都考警察,考上之後才給家人説。當時全家都反對,覺得工作危險還離家遠,這時只有周錢父親支持他。“最後還是我説服了全家人,我説男兒志在四方。”説到這裏,周錢父親哽咽着沉默了許久。

“我兒子很孝順,做事也很認真。”對於兒子的愛,周錢的父親溢於言表。2015年,周錢父親出了一次交通事故,當時因為怕周錢知道了擔心,他便沒有告訴周錢。正巧就在那幾天,周錢到上海出差,辦完事後周錢給父親打電話,這時剛好他父親在手術室做手術。“電話是他母親接的,他知道後便急忙趕了回來。”周錢父親回憶到,因為要趕回成都,當時周錢在醫院待了不久便要離開。“當時他説,爸爸我愛你,我馬上要走了,等有時間了我一定好好陪你。”説這話時,周錢在父親臉上親了一口。回憶起往事,周錢父親再次泣不成聲。“長這麼大他從來沒親過我,我是很感動!”

因為周錢工作忙,父子倆每次通話基本都是在晚上9點後,因為那個時間段一般是周錢在家裏的地下車庫。“那個時間段,他剛好回家,回到家裏去打怕吵着小孩,在路上打開車又不安全。”對於周錢,父親非常理解,也非常關心。每次當他關心周錢工作怎麼樣的時候,周錢也都會叮囑父親少抽煙。“他説你有高血壓,一定要記得按時吃藥。我説兒子,你放心,老爸知道。”

“一切都反了過來,原本該兒子給我的死亡證明書籤字,現在成了我給他簽字……”至今,周錢父親仍不願相信這是真事,説不上幾句便哽咽着説不出話來。“他還答應我,今年給我辦60大壽,現在已經變成遺憾了。”

相關稿件:

禁毒民警周錢遺物移交家屬 給兒子的作業還躺在汽車裏

網友跟帖僅表達其個人看法,並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佈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週 本月
關注排行